主页 > M润生活 >否认典当马来权益及宗教地位‧凯里:巫青注重绩效 >

否认典当马来权益及宗教地位‧凯里:巫青注重绩效

否认典当马来权益及宗教地位‧凯里:巫青注重绩效(吉隆坡6日讯)巫青团团长凯里强调,巫青团注重的是绩效,不是花言巧语。他是在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访问时,就巫青团被指在许多涉及巫裔及伊斯兰的课题上落后及地位被非政府组织取代,如此回应。他说,有关巫裔和伊斯兰课题,他倾向于从真正的“民族议程”角度看待,因为通过主办强化青年的活动,巫裔也可以从中获益。“当我们主办强化青年的活动,如通过就业展来解决失业问题时,是谁从中获益?是马来人。”他说,至少14万名青年从就业展中获得工作,而当中有90%是巫裔青年。“我们没有大肆渲染,那是因为我们比较(注重)成效。”凯里也是青年及体育部长,他不否认是有人声称巫青团已被非政府组织取代。但他也表明,非政府组织接管的只是“花言巧语”。“从实际工作方面来看,我们已经实践了。”凯里指出,他在大选以比上届多出三倍的多数票保住林茂国会选区,就已证明了他提出的新概念获巫裔和非巫裔接受。“在出任巫青团团长后,巫青团在招收新党员方面,已从最差攀升到母体及三大臂膀中表现最好。”对被指在巫裔及伊斯兰的课题上持开放态度,凯里说,马来权益及宗教地位都没有在他领导巫青团期间被典当。他坦承,不是所有人都认同巫青团的改变及转型。但他愿意面对这些指责,因为这是他们所带出的新概念。凯里指出,他在受委为国家企业机构(PUNB)主席后,成功为创业集团商业基金(TEKUN)、人民信託局(MARA)及国家企业机构争取到额外拨款,就是最好的例子。“虽然我使用的方式可能和非政府组织不一样,但成效可比非政府组织来得好。”“我比较注重在成效,进取开放是我唯一的方式。”不想实践不良竞选文化凯里说,他不愿意就4名区团团长在巫青团团长职竞选中向他挑战的用意作出揣测,因为这对他们并不公平。“我并不想实践不良的竞选文化。”他是在询及4名竞选巫青团团长职的候选人,都是区团团长,到底是为了奋斗或搅局的问题时,如此地回应。“巫青团团长职不是小职位。巫青团有65万名团员,做的不是区团团长的工作也不是非政府组织的工作。”“团长职相等于党副主席职,必须照顾191个支部,所以是严谨的工作。”凯里认为说,一个人在学习跑前,要先学会走路,不可以突然举起脚就跑。“不可以,党内要有程序,我相信巫青团的代表了解这一点。”但他也表明,不会轻视这些挑战者的经验及公信力,但巫青团团长这个党职需要一名有经验且获得人民接受的领导人。“我已经是两届人民代议士,一届的巫青团团长,大家都认识我。”慕克力逐副主席没感不自在对有人声称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慕克力的竞选巫统副主席职让他感到不自在的说法,凯里说,这完全是别人的诠释。他笑说,若慕克力竞选巫青团团长职,他才会感到不自在。他说,上届党选的巫青团团长职出现非常激烈的竞争,若慕克力这次再次挑战这个党职,相信也是一场激烈的斗争,因此最好就是竞选其他党职。“不过,我没想这些东西。我认为巫青团需要所有人都在内,以在第十四届大选赢取胜利。”凯里指出,要让巫统年轻化就得从全面角度来看待,至于慕克力是否也是年轻化巫统的一部份,则有待时间观察。除扮演“施压”还须了解青年问题凯里说,他出任巫青团团长后展开的第一阶段计划,是较倾向于面对经已完成的第十三届大选。他说,他在这个阶段的工作,包括巫统、巫青团和国阵青年团要以甚幺形象面对年轻选民,并在大选前採取了多项策略。“我们落实了各种吸引青年的计划,如青年巡视计划及就业展,这些都是我们以前不曾做过的。““我们以前是`施压团体’(的角色),谈的是政治问题、民族议程,然而现在的我们则是概括所有,因为我们要赢取青年的支持。”他说,根据默迪卡研究中心的调查,54%年龄介于21岁至30岁的年轻选民把票投给国阵,显示他们的工作取得成效。凯里说,第二阶段的工作是“年轻化”巫统,而这不只是靠计划,还得由年轻领袖来带领巫统。“在这个阶段,我们专注于青年团与女青年团的`再生’。此外,我们会在党选后于巫统党内展开年轻领导人学院。我们会找真正有才华的人,不管是大学生、专业人士或本身的党员,以正中物色大选或党选的候选人。”凯里指出,反对党如今出现的许多年轻人民代议士,就是他要带出的“年轻化”。另外,凯里不反对有人认为巫青团应该走回以前“施压团体”路线的看法。“可是,单是走`施压团体’路线还是不足够,我们必须了解青年面对的问题。”“我们为甚幺主办就业展?为甚幺提出房屋课题?为甚幺提出破产问题?因为这都是牵连到青年的问题。”他指出,巫青团可以高喊为政党、宗教、民族和国家战斗,但如今青年却会视为花言巧语。‧2013.10.0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