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提供信息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哪怕是悲伤…音乐为人打开心扉 >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哪怕是悲伤…音乐为人打开心扉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哪怕是悲伤…音乐为人打开心扉


特约:子若
摄影:李文源

今日登场
英国男中音歌唱家、舞台剧演员与音乐剧场教育工作者:奈哲尔理查斯(Nigel Richards)有人用生命来唱歌,也有人用歌唱出生命,不论是何者,他们都让生命如歌般,时而跃动、时而静逸!英国男中音歌唱家、舞台剧演员与音乐剧场教育工作者——奈哲尔理查斯(Nigel Richards)曾经在睡房里给躺在病榻上的妈妈弹琴唱歌,也在葬礼上给痛失亲友的人们唱歌,更穿梭在世界各地的剧场里,给需要音乐来安放情绪的观众唱歌。

琴声共振能穿墙

音乐能陪人们到天涯海角,也能走进人的心,起着治癒的作用,治癒心灵、治癒灵魂!

在整个访问中,奈哲尔理查斯一直把灿烂笑容挂在脸上,确实让人觉得舒心。

这个一直都在参与各种音乐剧的爱笑中年男人说,他是为音乐而生而活,“音乐就像是在我体内窜流着的血液。”是以,他今生的使命就是把歌唱给对的人听,盼望给人带来疗癒!

“当我妈妈病重的时候,与其病床隔了一道墙的另一间房里,是我摆放钢琴的地方。”他知道妈妈的病使她承受着沉重的煎熬,于是,他常常坐在钢琴前面,给妈妈弹起音乐、唱起歌来。

疏导悲伤,渲泄情绪

只有在那一刻,妈妈才能在重病中找到一丝丝快乐,“我知道,音乐缓解了她的痛苦。”一直以来,高墙予人刻板印象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是,音乐的共振却可以穿透堵墙,传递儿子的爱母心切,温暖人心!

在奈哲尔理查斯的眼里,音乐不仅止于声音罢了,它能让处于一个空间里的人们拥有更美好的感觉与感受。

由于具有既亮堂又庄重的男中音嗓音,他经常受邀在丧礼上唱歌,他觉得,当他在丧礼上献唱时,歌声可以引导丧礼出席者自然而然地哭泣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哭,其实就是一个疏导悲伤的过程。”

“在当丧礼上的出席者随着轻唱起来时,他们需要有足够的唱气才能把歌唱好,他们因而不得已必须停止哭泣。”人在悲伤的时候,呼吸的节奏、频率都会不由自主地变快、变高,“若是切换成唱歌的情境,它能使正在悲伤的人过渡到比较平静安稳的状态。”

他总是希望,他的歌声能帮助他人,“在丧礼上,悲伤并非我的责任,更为重要的是,我要用音乐来服务前来的人们。”他用歌声让大家理解到哭并不是一个问题,人们也可以随乐而动而安,“在这过程中,音乐起着调节作用。”

在奈哲尔理查斯母亲的丧礼上,他选择为母亲高歌一曲,“我唱了当她病倒时我为她唱的歌。”说着说着,他心有所触,抱着感恩的心说道:“我之所以拥有这把好嗓子,全因通过母亲而得到的;所以,唱歌给她听,便是我给她最好的回报。”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哪怕是悲伤…音乐为人打开心扉奈哲尔理查斯表示,从小到大,他只想通过唱歌带给人们快乐,如今,令人快乐之际也要让大家学会思考。

歌,是一种心灵疗伤

身为一个资深音乐歌唱家兼教育工作者,他认为,当一个好的音乐工作者,除了自律很重要之外,“我们必须把与生俱来的天赋送给别人。”他解释,这无关于自我,而是唱歌是一种稀有而宝贵的天赋,“唱歌给别人听,这是一种无私、 一份给予,更是一种慷慨!”

他经常对音乐剧科系里的同学说:“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哪个人需要你唱着的这首歌!”

前年,他在一个演唱会上唱了“Bring him home”(带他回家)这首歌,在观众席上的第三行,他远远看到一个身形壮硕、六尺昂藏的男子,“他开始抽泣并且肩膀不停地颤动。“很明显的,他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触及听众丧子之痛

彼时彼刻,他的心非常纠结:该不该暂停演出?“我不知道这首歌对他造成多少伤害,而他,其实可以选择离开……”纵使心有千万个不解,他始终继续未完的演出,直至中场时间,他才吩咐其他人去探个究竟。

不问则已,一问之下,他跟他的团队才发现,这位男观众不久前痛失孩子,而他唱的那首歌大意为“Please take me and save my son”(请带我走/救救我的儿),词里行间,直击其心!他的歌声里,代这个丧儿的父亲唱出既无可奈何,又无能为力的心声。

当天演出结束后,他主动去跟对方攀谈,那个男观众对他说,在此之前,他曾把这首歌听过无数遍,却从来没有牢牢记住它,直至奈哲尔理查斯开口唱时,他悲伤的情绪突然排山倒海地汹涌而至,“这首歌似乎懂他并且在跟他对话。”

他希望,他唱的歌给男观众展开了一段心灵治疗过程,“每唱一首歌,你都不会知道哪个观众需要它;因此,作为歌者,我必须对每一首歌充分了解且真心待之,那是因为有人能从中抒发情绪、安放情感。”

每一回,当他知道自己唱了一首对的歌给对的人听时,他形容,那种感觉是非常美妙的!每个人都可以在某一首歌里找到自己的故事,而歌者最功德无量的是,为人们唱出他们想要听到的歌,“为他人打开心扉!”

会客室.週末架势堂 哪怕是悲伤…音乐为人打开心扉对奈哲尔理查斯而言,参与音乐剧、给观众唱歌是一件美妙的事,因为他永远猜不到,当他唱一首歌时,哪个观众需要到它。
摄影:Low Mei Ling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奈哲尔理查斯参与演出的音乐剧履历,跟他的丰厚声线般丰富,他在剧院云集的伦敦西区(West End)曾参与世界四大经典音乐剧之一的《歌剧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演出,并饰演“魅影”的角色。

尚有,他也曾在法国文豪雨果名着改编的《钟楼怪人》(The Hunchback of Notre Dame)里演出科西莫多(Quasimodo)一角、《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又译孤星泪)里的恩佐拉(Enjolras)、莎士比亚经典爱情喜剧作品《皆大欢喜》(As You Like It)里的弗雷德里克公爵(Duke Frederick),以及其他国际性的音乐剧。

戏剧拉近人的距离

他不仅“演而优则唱”,同时,“唱而优则教”,不时担任音乐剧讲师,迄今,他在伦敦艺术教育学院(The Arts Educational School London,简称ArtsED)的音乐剧院校致力于传授用音乐剧中的曲目进行演练;在2009年,也推出《A Shining Truth》专辑。

他认为,不论任何年代,剧场一直都可以在社会扮演重要的角色。这个源自于古老的希腊文字的字词里,它带有“观看”的意思,当时,人们进剧场是观看及明白他们的生活与生命;来到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英国戏剧家威廉莎士比亚(1564~1616)的戏剧,既有娱乐功能,也起着教育功能。

时至今日,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人们或许比过去的人多了许多跟他人连结的管道,然而,人们同时也失去了与他人面对面的机会,他说,每个人都隐藏在科技工具荧幕的背后,“像我在伦敦的时候,都望不到彼此的脸庞,因为每个人都是低着头望着手机。”

他感叹,人们不单止忘了沟通,甚至不再凝望对方了!科技仿彿使人逐渐失去人情味。此时此刻,他认为,“剧场”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提醒工具,唤醒人们关于人与人之间必须连结起来的重要,他语重心长地说:“No Man Is An Island(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当一个人与更多人连结,他会得到更多的爱,同时更能体会与理解他人,“剧场里的剧戏提醒人们重拾欢笑、热诚;与此同时,也能让人们在面对成功的喜悦之余,也更有勇气去面对失败的失落。”

生命的丰盈,源自兴趣

奈哲尔理查斯从来都不会否定唱歌或参与音乐剧是一件多幺美好的一件事,“我在做着我爱做的事情。”他直言,他生命中的丰盈不源自于金钱,而是其他形式,“我的兴趣也是我的工作,这是相当幸运的事,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当上艺术工作者。”

对他来说,一段有意义的生命旅途,快乐更胜于金钱,在一家都热爱音乐的兄弟姐妹跟父母之中,他调侃自己是“最笨蛋”的那个,最终选择了音乐作为他的志向。

由于四处演出的原因,他几乎居无定所,“我有一个非常疯狂却也非常快乐的生活!”音乐建构他生命的大部分,这个源自于他懂得看电视节目开始,就梦想有一天可以当上演员的最初的渴望。

后来,妈妈送他上戏剧学校,九岁的他就已经擅长于载歌载舞,在学校里,他找到了拥有同样梦想的同龄同伴,“当时,我的目的是通过唱歌带给人们快乐;如今,我要令他人快乐之际,也要让他们学会思考。”

他表示,在人生的旅途上,人生目标会因着不同生活与工作经历而有所修正,重点是,始终不忘初衷。11岁那一年,他遇到了一个非凡的歌唱老师艾弗琳(Evelyn Tubb),“这个世界需要如此棒的老师来让学生变得不一样。”

他遇到的这位好老师是极负盛名的英国古乐女高音声乐家,亦是英国古乐团体─音乐合奏团(The Consort of Musicke)的核心成员,“她教会我如何唱出古典歌曲的精髓,并打开我的心门去迎向专业音乐工作者的未来!”

有默契,一眼爆发音乐火花

奈哲尔理查斯声称,自己老早就很坚定地跟着那神秘且不解的志趣而走,他随后跟过不少懂他并教会他唱歌与演戏的名家,“这是一段妙不可言的成长历程!”

他随后成功进入伦敦一间独立的音乐及戏剧艺术学院─市政厅音乐及戏剧学院(Guildhall School of Music and Drama)接受训练,在他的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是,在1986年出现过并叫他一辈子都难忘的时刻。

当时,他以独唱演员的角色参与了美国杰出作曲家、指挥家、以及钢琴家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1918~1990)的音乐剧《Mass》在英国的演出,“有一天,他叫我进入他的房里,说是要为我的声线而修改部分音乐。”

“当时,摆在他跟前的是一堆音乐纸张和笔。”他继续说道:“他不过凝视了我的眼睛一下,突然间,音乐仿彿在电光火石间一闪而至,他就马上谱写出一段新曲……”那一刻,他感到非常意外且具有魔幻、神秘而灵性的一面,自此之后,他开展了音乐剧的音乐创作,享受那被启发、被感动的美好时刻。

通过种种与音乐有关的事宜,他说道:“我只想不断地让自己变得更好更棒,从过去到现在到未来,我都会不停地跟那些可以让我变得更好的人事物併肩而行。”

此番来马,他是受大马剧团之邀前来演出。因此,在访谈结束前,他给本地剧场中人带来的一席话是,“每天为你的演员做一些事,哪怕是写一封信;与支持并拥有同样戏剧梦想的人在一起;多些跟戏剧製作人聊天,并打电话给各大公司……这一切都得从今天开始做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