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鲜生活 >见证历史-多瑙河畔那排遗落的铁鞋 >

见证历史-多瑙河畔那排遗落的铁鞋

见证历史-多瑙河畔那排遗落的铁鞋

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多瑙河畔,60 双鞋子凌乱地散落,男鞋、女鞋、儿童尺寸的鞋子都有,仔细一看,这些鞋却是铁铸的,应该是某种装置艺术,它们款式复古、外观破旧,一旁有已经乾枯的花束,还有彷彿昨晚才点过的蜡烛。

「这些鞋子是…?」

每天,无论外国游客、学生、儿童,充满好奇的人们都会问起这个问题。

「为什幺这些鞋子在这里?」

孩子们期待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可能有人脱下鞋子玩水去了,游客们期待这是一个浪漫的故事,那才配得上我们幻想中多瑙河的情怀,但真实的答案却是简单而残忍:

这是二战期间,纳粹枪决犹太人的地方。无数犹太人在这里被绑成一串,纳粹逼他们留下值钱的东西,例如衣服、饰品,当然还有鞋子,而不值钱的东西就丢入河里,例如犹太人。

无数犹太人,男人、女人、小孩,就在我们眼前这个地方,中枪、落水,结束一生。

只留下多瑙河畔的鞋子。

徬徨、震慑、害怕、呆若木鸡,活在和平世代的我们,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时都不知所措,再看那些鞋子时,一旁彷彿都出现了鞋子主人泛黄的身影,他们惊慌、他们尖叫、他们胸口渗着血、他们跌落多瑙河。同行的游客沿着河岸走着走着,眼中开始泛出泪光,我们不是德国人、匈牙利人或犹太人,但在成为台湾人之前,我们和他们一样都是「人」,而这个故事,却是那样地违反人性,不难想见,如果是当地人,心中会有何种的震撼。

友人回到台湾后,表情略带哀伤地跟我说了这个他在欧洲的见闻,我同样心里难受,用台语对他说:

他不知道。

这就是我们跟欧洲面对转型正义的差别。现在匈牙利已没有人会说「不要掀开犹太人的历史伤痕」或「不要撕裂匈牙利不同族群的情感」,但他们却能和平共生在一起,因为他们清楚当时的真相,他们经过了正义的审判,他们不是选择遗忘历史,而是记取历史的教训后,决心要重新团结在一起建设新的家园。

而我们呢?

我们都知道人性是一样的,如果我们面对多瑙河之鞋能感同身受,那当我们走到当初被鲜血染红的淡水河岸或基隆港时应该更加心痛,我们不是没有正义感,有时候甚至正义过了头,当残忍的社会案件发生时,不时能见到民众追打兇手的新闻,那为什幺面对政府杀人、面对转型正义,我们却又冷漠得不可思议?

这就是我说的:「台湾与欧洲看待转型正义的差别」,差别从来不在「和解」,而在「真相」跟「正义」,国外转型正义的真相是如此的鉅细靡遗,就像是我们的凶案新闻一样,可以激发民众的正义感与同情心,而用来平息这股民气的,自然就是正义的审判,唯有通过真相跟审判,这件事情才算是告一段落,再来才有「如何共生」的问题。

可是在台湾,不要说审判,我们连真相都不知道就要共生,说到 228,课本总是写:「有个妇人在卖私烟,警察查缉时不小心误伤民众」,好像是台湾人先犯了错,中国政府施与我们一点点小小惩戒,却不提当时台湾如何在短短 1 年多内就从亚洲最先进的地方变成民不聊生的地狱,也不会说这些民众隔天游行,经过现今行政院时是如何遭到机枪无差别的扫射,他们不会提那些亲眼见到父亲倒在血泊中的孩子们,不会提那些含辛茹苦在政府监视下养育孩子度过余生的母亲,更不会提那些中国军队是如何残忍地在港边用铁丝穿过我们手掌,然后一个一个开枪让我们的尸体掉入大海,我们的家人不敢张扬,偷偷集资顾船夫出海打捞,捞回来一船一船的尸体都曝晒在码头,没人会提那些被海水泡烂的尸体如何因为日晒变得乾硬变形无人认,没人会提那些家人如何忍着悲痛看着一具具尸体寻找熟悉的亲人脸孔,没人提这些用泪水编织的人生,他们只是建起一座一座纪念碑,上头刻着没有温度的文字,无论碑文写了多少,总归起来都是那冰冷的四个字。

族群和谐。

政府轻轻带过,网路上能查到点阅率最高的 228 影片,则是台湾 bar 用可爱玩偶、滑稽配乐还有轻鬆旁白製作的动画,一个国小老师放给学生看之后,下课时间小朋友就各自扮演里头的角色打打杀杀玩得喜上眉梢,还有眼球中央电视台,Cosplay 加害人玩得不亦乐乎,还好意思拿德国跟希特勒有关的喜剧来相提并论,却不提德国喜剧都充满反省,而眼球中央电视台却是单纯地把笑料构筑在历史的残酷上,没有一点点省思。

这就是我们在中华民国体制下得到的「真相」:

昨天看了很多民进党决定用长年在蓝绿之间和稀泥的黄煌雄来担任转促会主委的新闻,姚人多还力挺他说:「如果转型的目标是为了社会和解,不再对立,那黄就是好的人选。」本来想因应愚人节贴一篇「民进党终于要开始认真做转型正义啰」,但转念一想,这个玩笑实在开不下去,那是多少人的血、多少人的泪,现在却被我们当搞笑素材跟政治筹码来用。

不在乎真相跟正义,只夸夸其谈不切实际的共生,有时候我觉得中华民国是故意把转型正义推成这样,因为他们宁愿看台湾各族群在彼此的不理解之间互相残杀,宁愿看那些受难家属终生等待不到真相与正义,也不愿意把台湾带入一个真正族群和解共生的新社会。因为真相,就是中华民国不是我们的国家,只是一个屠杀台湾人的外来政权;因为正义,就是这些达官显要都将付出代价,放弃他们从台湾人身上掠夺的资源与地位;因为共生,追求的是族群平等,而他们想要维持的是一个殖民体制,是中国的文化、语言还有官员们永远高人一等的体制,台湾人,如果不学着成为他们的一份子,那就永世不得翻身。

好吧,好像太严肃了,那我来说个笑话:中华民国帮台湾人作转型正义。

真的超级难笑。

SaveSave

相关推荐